高清电影
激情图区
情色小说

仙女还是欲女

添加:2017-07-28来源:人气:加载中

仙女还是欲女



我的耳边只充斥这房间内包括我在内一男两女三个人彼此间愈发浓重的呼吸声响。也就在此时,周静宜再次把嘴贴到了我的耳边,用一种近乎于荡人心魄般的语调对我说道:“你是我的猎物!谁也别想把你从我手中抢走……”

就是这句话,让我之前所有的抵触心理乃至于理性的思维彻底全都驱散了。

  她是母亲的“暗桩”也罢,始终在监视利用我也罢,在欺骗我也罢。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我的脑子里只想起了同她在一起的温馨与快乐。更多的则是欲望……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甩开了压贴在身体另一侧的夏姜,接着侧翻,整个人压到了周静宜的身上。周静宜随即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的同时,我注意到她斜着眼睛瞟了一眼被我推开的夏姜,得意的态度溢于言表。她显然是在向夏姜示威。但此刻的我哪里还会在乎这些……

  周静宜之前的一系列挑逗令我体内的红莲之力似乎陡然间开始了汇聚,灼热的力量让我脑子一片空白,我的思维处于在了一种停滞的状态之中,想的,看到的,只有眼前的漂亮美女,潜意识则告诉我,美女能令我快乐,并让我得到发泄。

  我紧紧的抱住了周静宜,亲吻舔舐着她脸蛋和脖颈,而周静宜则轻车熟路般的开始脱解自己的服装。同居了大半个月,彼此间的这点默契对于我和她而言是早已有之了。此时的我完全忘记了所处的真正环境,在我的意识中,我和她此刻已经回到了两人之前近大半个月来恋恋不舍的床铺上。

  “嗯、嗯……哦……”

  周静宜在扭动身体,挣脱了全身的束缚之后,终于喘息着,对我的热切做出了回应。一只手勾住了我的脊背,上下抚摸着,另一只手则按在了我的头顶,用力将我下压。

  我顺着她的按压,沿着她脖颈一路向下,用力亲吻着经过的每一个位置每一寸肌肤。高耸坚挺的乳房,细腻柔顺的腰肢,平坦柔软的小腹……周静宜喘息着,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更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情欲。我不断蜷缩着身体,一路向下,舌尖最终扫荡到了她肢体最下端的芳草之地。

  手臂一抬,将周静宜的两条大腿分开抬起,直接把头埋了进去……

  严格的说,我过去并不是太喜欢给女人口交,仅仅只是兴之所至,在高度兴奋的情况下会尝试着来上那么一两次。至于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即便是保养的再好的女人,那下身的气味也都是腥骚的味道。那气味或许能刺激男性的情欲,但对我而言,偶尔品味一下可以,事毕之后却多多少少都会让我感觉到几分恶心。当然,男人的下身也一样,虽然有刺激作用,但很少有女人真的喜欢那种味道。所以我同几任前女友做爱也罢,一夜情也罢,都不大会同女性之间有太多彼此口交的过程。但这一切在同周静宜建立亲密关系之后发生了变化。

  在与她同居的这段时间里,但凡做爱,我几乎都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嘴好好品尝一下她的密林溪谷。因为她好像一样,下体不仅没有丝毫的异味,更隐隐约约带着几分异香。

  男人女人在床上,什么话都能说,什么话都敢讲。我曾经就此特别询问过她。她的解释倒也简单……重视卫生,多清洗,做爱前用点保健药液之类的。对于她的这种解释,我实际上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因为跟我上过床的女人中,像她这样重视卫生清洁的不是没有,记忆中张露,还有我那最后一任女友也都差不多。可真做的时候,那腥骚的气息照样是存在的。但除此之外,似乎又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加之我倆那时好的就跟蜜里调油一样,我当然也就没有在这所谓细枝末节的方面考虑太多,只是在不知不觉当中迷恋,甚至于习惯性的将这一过程添加进了我和她每日做爱的固定程序当中了。

  周静宜在我抱住她双腿的时候,“啊”的轻声尖叫了一下了。接着腰部习惯性的扭动了起来。此刻的我又怎么会让她轻易挣脱,双手用力卡住了她的大腿根部,任由她两团雪白的屁股在我的胸口来回挤压挣扎,张嘴就贴上了她此刻已经充分湿润和滑腻的两瓣略显肥厚的肉条之上。

  在我的舌尖接触到她穴肉上方粉红色凸起的瞬间,周静宜呼的长长出了一口气,背部贴在地面身体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而原本扭动挣扎的两条大白腿反倒彻底的耷拉在了我的手臂上……

  在我嘴唇和舌头来回的摩擦刺激下,视线中白嫩闭合的肉蚌在颤抖中微微翕动着,一股股半透明的淫液从张合的粉红肉穴中挤压着缓缓涌出。我贪婪的用舌头翻卷品尝着这种同所有女人都不同的带着某种奇异香气的味道。

  ……每次同周静宜进行着一过程的时候,我都会莫名其妙的联想到奶奶以及我那个妖艳异常的母亲。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之前也未曾对周静宜说起过这个事情。亲密爱人之间讨论性爱正常,但要牵扯上长辈那就显得极不和谐了。要说了,没准会让周静宜怀疑我真的有强烈的恋母或者恋奶情节。虽然在同她的性爱中,她和我也进行过此类“角色扮演”般的性爱体验,但那仅仅是为了调情,说白了是娱乐和增加快感。要男女爱人一方真的存在恋父或者恋母行为的话,那恐怕就是另一回事了!

  可就在此时,我产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想法和幻觉。眼前赤裸的周静宜仿佛正在我的视线中逐渐变幻成了我那个“邪恶”的母亲!虽然我从来都不知道母亲最终的长相,但却毫不影响我对母亲的印象彻底的覆盖和依附在周静宜的身上……

  “婊子,欠操的婊子……为了达成自己的私欲,勾引了老爸!把我生下来后,觉得我没用,就把我像垃圾一样的抛弃!发现我是红莲之后,又觉得我有了用处!然后厚颜无耻的故技重施!又打算用美色来勾引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我就成全你!让你见识见识你自己儿子的厉害……让你尝尝你儿子这根肉棒的味道吧!我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是吧?现在就让我的老二回去,去到曾经孕育过我的场所……再一次去占领哪里!把哪里给装的满满的……”

  这疯狂的念头令我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栗了起来。我重重的把周静宜的大腿朝下一放,周静宜应该是没有估计到我此刻粗暴的动作,在臀部撞击地面的瞬间,痛的叫唤了起来。却不曾想这痛苦的叫声,反倒更加刺激了我的野性。因为在我的眼中,发出痛苦叫声的就是母亲!我疯狂的扑到了周静宜的身上,接着腰部一耸。

  “噗嗤”一声,我粗大的肉棒几乎没有丝毫保留的整个刺进了眼前女人细嫩柔滑的蜜穴之中……

  周静宜早已被我当成了母亲的替身。我喘着粗气,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快速而有力的抽查当中。在我的冲击下,周静宜发出了痛苦却又带着某种满足的呻吟声。一开始,那声音还随着我的腰部运动而有节奏的响起,到后来,则彻底连接在了一起,如同催情的乐曲一般,在我的耳边旋转萦绕。

  伴随着女人叫床声响的还有男人女人下身交合所发出的摩擦声,在我和女人结合部位的缝隙中,粘稠而润滑的液体被一点点的挤压了出来,最终在地面汇集并朝四周扩散了开来。

  此时的夏姜就如同傻瓜一样,侧身跪坐在我和周静宜的身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睁的溜圆。恐怕此时,她才是真正第一次见到男人和女人做爱的场面,也才真正知道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究竟是怎样一回事情了!

  她傻傻的注视着我和周静宜正在进行的激烈运动,脸上不知不觉的泛起了一片红潮……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嘴唇后,她缓缓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最终全身赤裸的瘫坐在了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和周静宜身体紧密连接的部位!

  接着似乎是学习着周静宜此刻的动作姿态一般,岔开了双腿,一只手慢慢的按到了自己两腿之间的位置上下揉搓了起来……渐渐的,这丫头的脸越来越红,身体也开始了轻微的颤抖,并发出了和周静宜一样的娇喘声……

  “喔……宝贝儿……喔……我的心肝肉……”

  也不知道冲刺了多久,周静宜终于陷入了彻底的意乱情迷之中,在反复扭动着头部的同时再也没有任何保留的放肆浪叫了起来。

  而“宝贝儿、心肝肉”这样一种语带双关,既可以用在爱人身上,也可以用在心爱子女身上的用词更进一步刺激了我此刻脑海中对于母亲的幻想!

  在不断的冲刺中,我埋下了身子,把头贴在女人坚挺双峰之间,一边努力挺动着腰肢,一边控制不住的以细不可闻般的声音叫喊了起来。“……妈妈……妈妈!”对我而言,此时的我仿佛真的就是趴在母亲的身上,正在肆意妄为的侵犯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并拼命的从这种禁忌的乱伦性爱当中不断满足着自己的那种邪恶心理和变态的需要!

  我的叫喊声周静宜当然是听到了……但很明显,她并不知道我此刻真实的心理状态,或许认为我和过去一样,是想用这种称呼来增加彼此的性快感!她是聪明的女人,知道对于男人而言,性爱上的不合作是最伤害彼此感情的一种行为。所以当她听到我的轻声呼唤之后,再次改变了对我的称呼!

  “喔……用力……快……快……我的宝贝儿子!妈妈要来了……要来了……”

  周静宜轻声叫喊着,身体控制不住的紧绷了起来。在我更加疯狂的耸动和冲刺下,她全身剧烈痉挛了片刻,随即进入了微微颤抖的状态当中!

  我感觉到了这一切,知道她已经进入了彻底的兴奋和高潮之中。一种难以名状的征服感随即充斥了我的全身!这种感觉,或许没有射精时的那种直接的肉体快感来的强烈,但对于多数男性而言,其带来的心理满足感实际上远远超过直接的肉体快感。

  毕竟同居了一段时间,我和周静宜对于彼此的身体需要和性爱习惯也算是知根知底。她并不喜欢在高潮中持续承受我的冲击,而更愿意紧紧搂抱着我去感受亲密爱人之间的那种温存。所以确认她到点后,我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暂时停止了抽插,而同她紧紧的搂抱在一起彼此抚摸起来。一般情况下,等她享受完了这一波快感之后,我自然又会开始新一轮的动作。这样一次又一次,直到我和她再某一次合适的时机中共同达到高潮。

  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当我感觉她这趟高潮逐渐散去,正要和过去一样再次耸动腰部时,这女人忽然用力把我从身上推了开来。拽着我的胳膊,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推到了夏姜的身上。

  在一旁已经“自慰”了半天的夏姜估计也没预料到这种情形,尖叫着被我压在了身下。而周静宜紧跟着就贴到了我的身后,一只手握住我肉棒的同时,另一只手按在了我的屁股上,在将我肉棒对准夏姜分开的双腿正中位置的同时,用力一推……

  “死丫头……不是那么想跟我抢男人么?我成全你……让你知道知道我男人的厉害!”周静宜猖狂的笑着,脸上满是得意和疯狂的表情!一种施虐般的味道毫不掩饰的从她的脸上散发了出来。

  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和夏姜的第一次,居然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发生了。

  “紧凑……狭窄……严重的阻塞感!”

  当我的肉棒破开阻塞最终进入夏姜身体后,一种不久之前曾经类似的感受袭上心来……“处女”!此刻,我终于稍微恢复了些许理智,慌慌张张的想要起身脱离同夏姜的接触。因为就在我进入这丫头体内的一瞬间,这丫头连白眼都翻出来了。

  却不曾想,我的老二还未全部抽出,周静宜又重重的在我屁股上用力推了一把。“吧唧”一声,我随即再一次的重重捅了进去……

  不仅如此,周静宜随后整个人贴上了我的后背,将我死死的固定在了此刻的位置之上,同时发出了难以想象般的邪恶笑声!

  “这丫头绝对是处女……这一下子够她受的!你可别只顾自己爽,开始的时候得温柔些……咦,这丫头落红了。这血色怎么是天蓝色的?”周静宜原本用力抵在我的背后调笑着,不过低头便注意到了我们三人身体下方流淌出来的液体颜色不对,诧异的嚷嚷了起来。

  “她可是神女啊……血液是蓝色的。你现在才知道么?”我终于恢复了大部分的神智,慌乱的扭头向周静宜解释着。

  “切,我管她是神女,仙女了!仙女就不能被男人上么?七仙女不是一样被董永给操了!”周静宜看到我此刻样子,当即露出了鄙视的神情!

  “你害死我了……这是亵渎神灵啊!”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状况了,脑子里就冒出了“亵渎”这样的词汇。

  “我呸了……你不是说王烈那家伙连玄女都杀了!玄女不一样是神灵!他都不在乎,你在乎个什么劲啊!何况进都进去了,你后悔有个毛用啊!你看这丫头,缓过劲来了!赶紧动啊……你弄疼了她,要不能接着把她弄爽了。那你才等着神女降罪吧!”周静宜倒是一脸的满不在乎,一边在我背后扭动身体,用她的双乳刺激着我情欲的同时拼命的怂恿着。同时双手搂着我的腰,竟然开始引导起了我的抽查动作。我在彻底失神的状态下,被动的缓慢运动了起来,嘴里兀自同周静宜争辩道:“她可是第一次,女人有几个第一次就能体验到性快感的?”

  “那是女人,你不是说她是神女,仙女么?神女、仙女当然是和普通女人不同的!拿出你平日里对付我的那些个手段来……说不准她这第一次就能快活上天,销魂烁骨了!”周静宜一边说,一边侧过身子,伸手撩拨起了夏姜奶头。

  她经验丰富,这随便捏弄了几下,原本已经双眼孔洞无神的夏姜随即发出了女人在受到性刺激后的轻微呻吟声。

  “看吧,看吧……她有感觉了!你个死鬼……老娘我帮你占了这么大个便宜,你还不感谢我!赶紧动了……注意节奏,别冲太猛!温柔的……”

  这一刻,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周静宜了,活脱脱变了成一个逼良为娼的老鸨!但下身传来的那一阵阵未曾感受过的异常快感却又迅速占据了我的整个大脑。我在周静宜不断的怂恿和教唆下,竟然不由自主配合的开始了缓慢的运动。

  动着动着,我终于心里一横,甩掉了一切的胡思乱想,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夏姜这丫头的身上!周静宜说的没错,这做都已经做了,就算我现在临时终止,也改变不了我破了夏姜处女之身的现实。而且之前,老韩,王烈那几个家伙就曾经不断的怂恿我把夏姜拿下。说是对我和夏姜彼此都有好处。之前同王烈的交谈中我了解到,即便夏姜这丫头经历化茧成仙的这么一个过程,但其不断释放阴气的状况并未发生任何的改变。王烈等人在守卫夏姜花茧的过程中,每隔三天同样都要施展一次法阵用以中和着丫头的散发的阴气。也就是到了这里之后,即便夏姜在这里制造出了转阳地,也不会对外面的普通人造成什么不良影响的情况下,王烈才停止了这一固定时间段要走的流程。想到这里,我的种种担心方才逐渐散去。并在不知不觉当中体味、感受起了此刻从夏姜身上感受到的未曾体验过的快感起来……

  “奶奶的,这几个月我肯定是疯了,上了路昭惠这样的大背景大来历的女强人,上了观雪、兰涧她们几个邪教的圣女,破了胥悦那美女的处女身……现在更直接上了所谓的神女……”

  当脑海里冒出这些念头的瞬间,我竟然产生了巨大的成就感!在这种成就感的推动下,我原本缓慢的动作逐渐加快了起来。而夏姜的下体也随着不断产生而分泌的淫水而变得润滑,唯一没有变化的依旧是紧凑的肉壁以及温暖的包裹……

  此刻我面前两个女人的各自的角色发生了变化。周静宜注视着我和夏姜不断碰撞和进出的交合部位,原本恶作剧般的表情变的饥渴淫荡了起来,漂亮的杏仁眼中仿佛泛起了一层水雾,在拨弄这夏姜乳房刺激着夏姜情欲的同时,另一只手同样摸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如同艺术品般修长白皙的手指翻弄起了自己的那几片鲜红的肉片,并上下揉搓着。

  躺在地上的夏姜在经过了短暂的呆滞之后,终于出现了女人们正常的生理反应。我惊诧的意识到她似乎真的感受到了性爱的快感……她不停伸出舌头舔舐着嘴唇,拼命摇晃起了脑袋,一只手勾住我腰部的同时,竟然模仿着周静宜挑逗她的样子抚摸起了自己的另一边乳房。更明显的是,她发出了跟周静宜之前一样的叫床声,咿咿呀呀,声音中几乎毫不掩饰的透露出了愉快的意味。

  “难、难不成神女、仙女都是天生的荡妇?”看到夏姜此刻的摸样,我不仅想起了夏禹城中的玄女,虽然玄女是借了何艳秋的身体以寄宿灵魂,但当她附身何艳秋之后那随意展示的妖媚表情于姿态,无不流露出一种对男性的诱惑,而她看学宗时的那样子,若非当时有他人敌对环伺,同学宗来上那么一炮好像一点也不会让人意外。

  略略的迟疑,令我的频率自然而然的减缓了下来。周静宜原本正在自摸,见我在这种时候居然都能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当即大腿一跨,直接跨坐在夏姜的头上,把自己湿滑泛滥的肉沟贴到了夏姜的脸上,同时更前后摩擦起来。而夏姜居然对于周静宜的这一举动没有丝毫抗拒或是反感。此时的她居然模仿起了我之前替周静宜口交时的样子,主动伸出舌头笨拙的配合起了周静宜此时疯狂的举动,批命刮擦起了周静宜的鲍鱼。周静宜当即啊啊啊的叫唤了起来。一边叫,一边批命摇晃着腰部。同时把头凑到了我的耳边放肆的低声呻吟。

  “插我啊……用力插我啊……我的宝贝儿……我的心肝肉肉啊……”周静宜淫荡的浪叫声刺激的我心跳加速。而她的双手更贴上了我的胸口,揉搓,碾磨着我的乳头。

  电击般的快感,对欲望的渴求让我瞬间忘记了一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现在这让我难以相信的三人乱交之中。

  低垂的视线下,夏姜的双腿大大的张开,贴在地面的两瓣雪白的臀肉被压的扁平,股沟间鲜艳红嫩的蚌肉当中,一根粗大,壮硕的赤红色肉棍进进出出。激烈的摩擦和冲击令包夹着肉棍的两条肉片红肿,被肉棍强行撑开的缝隙中,被挤压出来的已经不是她蓝色的血液,而是泛着泡沫的透明汁水。那汁水沾满了我阴囊,顺着我的大腿,还有夏姜高高抬起的股沟一点点流淌到了地面,渐渐淡化了地面液体原有的颜色。

  此时的石室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那香气仿佛带着某种催情效果,迷的我神魂颠倒。而周静宜却没有丝毫停歇依旧在我耳边死命叫着床。

  “宝贝儿好棒啊……喔……喔……插的好深深……”

  “啊……顶到人家花心了!讨厌……讨厌……”

  “啊……插到人家小肚里了……哦……”

  明知这女人是在装,但视觉、嗅觉、听觉、触觉全方位的刺激,还是轻易的将我一次次的推向了欲望的巅峰。

  我喘着粗气,腰部的频率越来越快,捅的愈来愈深,狠不得每一次的都插入到夏姜体内的最深处。而事实上,我轻易的坐到了……因为我之后的每次冲击,都成功探底。我甚至能通过我暴突的龟头感觉到夏姜体内那柔弱的花蕊在我一次又一次撞击中收缩,跳动。

  很快,骑在夏姜头上的周静宜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忽然从夏姜的身上直起了身子。躺在地上的夏姜全身都开始了剧烈的抽缩。周静宜一把将夏姜的上身拉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推到了我的面前,我条件反射般的将夏姜紧紧的搂抱在了怀中,而夏姜也哆嗦着勾住了我的脖颈,而周静宜此刻直接绕到了我的身后,双手环抱住了我的腰,前身贴在我的背后,如同男子做爱般耸动着腰肢,撞击着我的臀部。

  借着周静宜的撞击,我更是全力的进行着最后的冲刺。

  “哦……哦……大鸡巴好猛哦……大鸡吧儿子好棒哦……”

  “喔……妈妈要来了……快……快……把儿子的精液都射进来……妈妈要……妈妈要宝贝儿黏稠的精液灌满妈妈的子宫!”

  周静宜在我耳旁肆无忌惮的挑逗着我的情欲,最可恶的居然是还用上了“角色替代”的手段。在她疯狂的刺激下,以及事实上已经陷入快感高潮的夏姜全身的痉挛摩擦下,我用尽全身力气进行了最后百余次冲击。接着我感觉到全身一震酥麻,一股明显的热流从龟头马眼出喷薄而出……那滚烫的液体冲击的夏姜全身剧烈的颤抖。

   两女一男在同时发出了一种极度满足的呻吟后,前后搂抱纠缠着,缓缓的软到在了地面上……

【完】

热播视频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