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电影
激情图区
情色小说
首页  »  人妻小说  »  双面女孩

双面女孩

添加:2017-07-10来源:人气:加载中

 字数:433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我叫寒嘻嘻,今年大学一年级,18岁,读的是经济管理。我的家里还算有 钱,爸爸是几家酒店的总裁,我的妈咪在我很小的时候死了。现在在我家的是爸 爸后来又娶的老婆。我不喊她妈咪喊她小妈,她带了一个女儿,和我一般大,长 得很漂亮,有很多人追。寒如梦!可是我们新生的新校花。至于我,长的极为平 凡,是那种别人不会多看两眼的人。梳着两条辫子,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个子 170,我很少说话,因为多说多错。如梦一直就是一个发光体,她不管走到哪 里都受到别人的喜欢。
 
  如梦很喜欢和我在一起,因为我能衬托她吧!今天是新生开幕式,你们看金 鹰大学一所贵族学校,能进来的都十分有钱,而我家这种只能算是中等。「如梦 啊!你要好好学习哦!不能乱谈恋爱,一定要符合条件符合身份懂吗?」坐在后 座的小妈拉着女儿的手千叮万嘱。她保养的很好,能不好吗?只要是人一个月花 个几十万保养放心都好。一身的珠光宝气,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一样。如梦,1 65中等的个子,披肩的长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长到极为秀气。
 
  「妈咪,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如梦很高傲,看不起任何的人。但是她只 会装成弱者激起别人保护的欲望。
 
  「当然啦!嘻嘻,你也要好好上课。」她不会让别人说闲话。她会装出最好 的后妈的样子。
 
  「是的,小妈。」我点点头,表示我知道了。
 
  「我想你反正也不会有人喜欢的。」她鄙视我说。
 
  「因为如梦很美,大家当然只会看她。」
 
  「那倒是。」她沾沾自喜,「我们家如梦就像是天鹅一样美极了。」
 
  车停了,金鹰大学好气派!光是门口停的车子就没有一辆是差的。少说都得 百万以上。
 
  「如梦,等会见到老师你可一定要给老师留个好印象知道吗?」她还真不嫌 烦,都大学了还念叨。
 
  「那个嘻嘻啊!你也知道你和如梦不是一个班,你自己去报名没什么问题吧?」 
  「小妈,我知道了。我自己去就行了。」我巴不得你别给我丢脸。
 
  「还有嘻嘻啊!我们也不知道报名要到几点,你报完就先回家吧!」说完, 她踩着高跟鞋拉着她的女儿离开。
 
  只差4年了,念完后我就解放了。想到这,我就带着一丝开心和兴奋,我用 手扶了下我的眼镜,走吧。我在天堂的妈咪,我知道她一定来了。
 
  因为这是我唯一还相信的希望,除了她以外,不会再有人关心我了。
 
  报完名,我站在楼上,无意中看到那个女人和我的父亲还有如梦,他们在和 老师谈话。一定又是那些虚伪的话吧!
 
  我冷笑了一下,我觉得他们更像一家人,而我则是一个陌生人。
 
             第二章我是火凤凰
 
  谁能相信乖乖女的背后有这么一个令人吃惊的背景呢!在黑道闻风丧胆的魔 女。
 
  是的,我和几个朋友在老大的领导下,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我喜欢这种生 活,只有在夜晚才是真正的我,只有受伤,疼痛才能感觉我还活着。
 
  冰龙,齐威,男,20岁。他很少话,但是却决定够狠。他的枪法很准,最 可怕的是他什么枪都会用。他拥有一把金枪银弹。
 
  蓝狐,茱莉亚,女,18岁,和我上同所学校。是的,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同 学,好朋友还有战友。她长得真的很美,不,是妖!她有N个男友,不停的跟换。 她的智商和我一样都达到200以上。她的专长是药品。一手迷魂针,用的出神 入化。
 
  麒麟,范宇星,男,17岁,他比我们都小,一天和个大男孩一样。装委屈, 博得别人的同情是他的强项。别看他小,他会开所有的锁,电脑玩的神了。他不 告诉我们他的智商,我们估计他最少300以上。
 
  火凤凰,寒嘻嘻,也就是我,我拥有控火的能力,这是与身俱来的,火加上 鞭子,如同火里重生的凤凰。
 
  我们四个都听命于宙斯,是的,我们的老大,宇宙之王。他拥有与生俱来的 尊贵,令人生畏。他从不说自己的事,也不会问我们除任务以外的事。我们之间 有种说不出来关系,比亲人更亲。
 
  噬魂酒吧。是我们的聚点,如果有工作,冰龙就会接待。所有对外面,冰龙 是统治者。
 
  「嘻嘻,你在看人家一家人干嘛?」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不用回头,我也 知道是茱莉亚。
 
  「我好歹也喊那个男人爸爸。」茱莉亚是混血,我没有问过她的家人,因为 在我的印象里,从没见过。
 
  「我和你一个班。开心吧!」她眨着她迷人的蓝色眸子望着我。
 
  「我早知道了。」我们一辈子也分不开的。从幼儿园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你还是这样继续保持吗?不谈恋爱?」
 
  「是的,我只想过平淡的生活,直到大学结束,这是对妈咪的承诺。」 
  她了解的点点头。
 
  「啊!」好多的尖叫声,我们互看了一眼「这群女生是不是有病啊!叫屁啊!」 茱莉亚很反感花痴。
 
  我们站在楼上看的更清楚,先是一辆黑色的重型机车,后面又是一辆劳斯莱 斯的加长版。
 
  「她们不会看见车尖叫吧!」
 
                 2
 
  我给了一个你很白的眼神「你讲呢?」
 
  车里下来4个男生,身穿我们学校的校服。骑机车的脱下帽子和外套也是我 们学校的。
 
  「尖叫声更大了!一群神经病。我们走。」茱莉亚拉我想回去。
 
  「大姐,你想我们现在下的去吗?」
 
  「这边。」茱莉亚不死心「我知道这边有个通道,跟我来。」
 
  「你怎么知道的?」真佩服她,竟然房间的入口是另个出口。
 
  「当然是看好逃课路线喽!」晕倒!「这里有个房间。」茱莉亚好奇的往里 面走。
 
  我不想去,想拉回茱莉亚「别去了,我们回去吧!」
 
  「没事的。」
 
  看房子应该是一间废弃的音乐室,中间有一台黑色钢琴,旁边还有沙发, 「应该有人用,没有灰尘。」
 
  「嘻嘻,你来弹一曲吧!我好长时间没听你弹了,就一曲。」她知道我最怕 她的哀求。
 
  我坐在钢琴旁,打开琴盖。试了下音,很准。
 
  「送你一段致爱丽丝吧!」茱莉亚开心的点点头,她趴在钢琴的上面。 
  悠扬的钢琴声从这架钢琴中穿出,我闭上眼睛,用心去弹,就好像回到小时 候妈咪在的时候。妈咪会很多乐器,我曾问妈咪她是学音乐的吗?
 
  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多的乐器,妈咪只笑却不回答。音乐放松了我们的警惕, 使得有人进入我们都没发现。
 
  音乐声一停,我们立马就感觉到有人。我转过头去「对不起,再没征得你们 同意的情况下动了你们的钢琴,真的很抱歉。」
 
  我看到茱莉亚竟然在害怕的发抖。「茱莉亚。」我摸了下她的手好凉。「怎 么了?」
 
  五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人缓缓的像我们走来,我看了一眼他,说是平头又不是, 前面额头有几撮较长的头发搭在中间。他很帅吧!1米8以上的个子,高挺的眉 骨鼻梁,黑色的大眼睛和麒麟有几分相似。只是他手握拳头,泄露出他的怒火。 
  「他不是你的众多男友之一吧!」我的头真的开始痛了,这丫头竟然拿出了 迷魂针。
 
  「保持冷静,千万不要。」随着男孩的逼近,茱莉亚害怕的使出针,躲掉了。 厉害!
 
  只是后面的其他男生中的一个搬起一个小板凳砸了过来,「茱莉亚。」我抱 紧茱莉亚,背上的疼痛传遍了全身。
 
  「嘻嘻。」茱莉亚抱紧我下滑的身子。「是谁?是谁感伤她。」
 
  茱莉亚的脾气一下子彪了起来,蓝色的眼睛想要把所有在场的人全杀了。 
  「茱莉亚,我没事。」我忍着疼痛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
 
  「慕容齐天,你给我滚,我就说嘛!一遇到你准没好事!你给我滚!」茱莉 亚气的眼泪直掉。
 
  莫容齐天看了他的兄弟们一眼「谁砸的。」
 
  「哥,是我。」里面一个很腼腆的男生走出来。黑色的短发贴近耳根,大大 水汪汪的眼睛,五官精细的可怕。
 
  「莫容齐空,人家是女孩子。」
 
  他瘪瘪嘴「她先出手的,我只是害怕你受伤。」
 
  「齐天,算了,齐空又不是故意的。」旁边的另一个人走了出来,拍拍男孩 的肩膀。
 
  「学妹不好意思,我叫轩辕乐天,你们千万别在生气了。」好像这个人才更 像狐狸,一脸笑容却皮笑肉不笑。老的很快。
 
  「就是就是,我叫司空静。」他很像风,让人捉摸不定。一双细长而深邃的 眼神,说明这个人真的很冷静,可以主控大局。
 
  只是黑色的中长发直到脖子与肩膀之间。「后面的是诸葛轩逸。」一头的黑 发全部直立,这个人脾气很大。
 
  「我们走吧!我先扶你去医务室看看。」茱莉亚扶起我,莫容齐天刚想和她 说话。
 
  「闭嘴。嘻嘻,你慢点。」如果说我们最大的缺点就是彼此。
 
  「和他聊聊吧!你的心里很在意他,我第一次看见你哭。」我拍拍她的肩膀。 「那个慕容齐天我的好朋友就拜托你送她回家了。」
 
  我扬扬手,赶紧离开,和他们在一起,危险!原因?麻烦。
 
  夜晚,换了一套红色的风衣,内里一套红色的皮衣,和高跟靴。「痛啊!」 我一边揉着后背一边走了出来。
 
  「凤凰。你怎么了?」麒麟跑过来扶我,一脸担心的样子。
 
  忍不住欺负他的冲动,用力的捏了捏他的脸。「没事,只是后背被人砸到了。 蓝狐回来了吗?」
 
  「没啊!」
 
  「哦!」我理解,无所谓谈的时间越长越好。
 
  「发生什么事了,把衣服脱了,我帮你上药。」冰龙一身白色风衣,说话一 点温度也没有。
 
  「不用了,不碍事的。我哪有怎么逊。」
 
  「蓝狐回来了」麒麟叫着。
 
                 3
 
  蓝狐回来了只是嘴巴好像肿了。「呵呵,怎么样了?」
 
  「死凤凰,你走不会把我也带走啊!害得我被人非礼,你怎么补偿我。」蓝 狐愤愤不平。
 
  「他是不是你的那个失身者啊?」蓝狐并不滥情。只有那次的意外。
 
  「知道还问。」蓝狐瞪了我一眼。
 
  蓝狐,是用药的专家。但是马失前蹄,自己竟然被人下了春药。敌人本来准 备轮奸她的,这时慕容齐天出现救了她。
 
  并一阵为她解去春药,用身体。蓝狐,在人家没醒前就离开了,你说人家能 不气嘛!
 
  「有人捣乱。」冰龙说了一声将屏幕转到我们面前。
 
  「蓝狐,你看你把人都招到这里来了。」妈的,竟然赶在场子里捣乱,还好 只有两个人。慕容齐天和轩辕乐天。
 
  蓝狐气冲冲的跑了出去,「哎!作孽。」我拿起鞭子跟了出去。
 
  「你又跑。」慕容齐天一看到蓝狐立马收敛了脾气。
 
  「到后面再讲。」蓝狐拉着慕容齐天进了后面,轩辕乐天看了我一眼也钻了 进去。我招来两个伙计,将砸好的东西收拾一下
 
  立马恢复了往日的堕落。来这里都是买开心的,打打杀杀是最正常的了。 
  我进入后台「厉害!表演春宫秀啊!」一进门就见慕容齐天抓住蓝狐亲吻的 疯狂。
 
  「凤凰,他们在教坏我,我也要亲亲。」麒麟抱住我撅起嘴。
 
  「去找冰龙,他会给你个永生不忘的KISS。」直接头打爆。
 
  「可是人家就想亲你嘛!」麒麟撒娇的拉着我。我将鞭子别在腰间,双手捏 住他的脸,转来转去。「去帮我倒杯水。」
 
  「你就欺负我,你怎么不欺负冰龙。」死小子抱怨极了,却还是帮我倒了一 杯茉莉茶。
 
  「因为喜欢你啊!冰山我可不敢玩,我怕死嘛!」招惹冰龙,一棍子打不出 一个屁来。还不把我闷死。
 
  他们总算分开了,我鼓了鼓掌「你们去参加kiss比赛一定第一。」 
  「要不要我们离开一下,让你们坐爱……做得事啊!」我故意拖出音,两个 人脸比苹果还红。
 
  「死凤凰,你去死。」蓝狐瞪着我。
 
  「蓝狐在瞪你,你不怕啊!」麒麟问我。
 
  「怕啊!欲求不满的女人可是很可怕的,你也知道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行的。」 言下之意是慕容齐天不行。
 
  「可是里面第二间不是蓝狐姐姐的单独房间吗?」麒麟故意装作不小心的样 子还不忘指指门口。
 
  蓝狐的脸色大变,慕容齐天一把扛起蓝狐走了进去。
 
  「好了,戏以落幕,大家快回家休息吧!不过这位先生,因为你们不小心砸 坏了我们酒吧的东西,请你陪100W。」我微笑的将手伸到轩辕乐天面前。 
  「100W,有这么多吗?」他挑挑眉,不信!
 
  「还有人员伤亡,精神损失,我已经收的很便宜了。」
 
  轩辕乐天拿出支票本写了100W递给我。「谢谢,你的合作。」我把支票 递给龙
 
  「我困了,先走了。」
 
  「要我送你吗?」冰龙难道好心的问。
 
  「不用了,不用理他们,直接锁门就行了,蓝狐知道钥匙放在哪!」我伸了 个懒腰走出门口,我眯起眼睛有人跟我。
 
  我拐了一圈,跳上树枝,是他,轩辕乐天。「你是跟踪狂吗?」我从树上跳 下来。
 
  「只是对你很好奇。」他耸耸肩,他的头发搭在左边,被风轻轻地吹起。 
  「好奇的人一般死的快一点。」我掏掏耳朵。
 
  「是吗!可希我没试过死,试试也不错。」他竟然像我攻过来,一拳打过来, 我闪。他连打几拳都没挨到我。
 
  「不玩了,晚安。」我转过身跳上树来回飞窜的离开了。
 
  「火凤凰,你一定逃不开我的。」他放声大叫,没办法这年头就是疯子多。 
  第二天早晨,我装扮好后出了房间「如梦啊!那五个你只要抓住一个就行了。」 
  「妈,我知道。」如梦说得应该是他们五个吧!
 
  「嘻嘻,吃早饭了。」爹地看见我
 
  「哦!」我拿了一片三明治,吃了起来。
 
  「嘻嘻,明报好了吗?」现在才问,真虚伪。
 
                 4
 
  「父亲,我报好了,您不用担心。」
 
  「哦!」他想说些什么却又没说出口,其实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想听。 
  「小妈,父亲,如梦我先走了,今天我值日。」我拿起书包。
 
  「等会有车送你们。」爹地急忙说着。
 
  「不用了。」我关上门。收起你的一切假仁假义,我不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是毁在你的手上。
 
  上课铃响了,茱莉亚才来上课。「你不是人。」她在生气。
 
  「我是凤凰。」只笑不答。
 
  「下午没课,我们去逛街。」茱莉亚问我。
 
  「不去,又没有要买的。」
 
  「那去吃甜品,吃蛋糕,你请我。」
 
  「成交吧!」
 
  和我想的差不多,慕容齐天跑进来逮人。班上一片沸腾,真吵。
 
  「放手,我要和嘻嘻去吃蛋糕。」慕容齐天拉着她的手不放。
 
  「那让她和我们一起吃饭,这样总可以了吧!」
 
  「那要问嘻嘻的意思?」我的,搞笑,不要。
 
  「那个我还是先走了,你们慢慢讲话别吵了。」我慢声细语的说。
 
  「不行,你走了她就走定了。」妈的,你讲不讲礼。
 
  「走吧!你也一阵。」就这样我们被逼来到他们的聚会。
 
  「茱莉亚,张嘴把这个吃了好不好?别气了。」慕容齐天指不定是第一次遇 到这种难缠的对手。
 
  「嘻嘻,我们去吃蛋糕。」茱莉亚拉着我要走。
 
  「不准。」
 
  「凭什么?」
 
  「凭你是我的女人。」好正当的理由!
 
  「鬼才是你的女人,你去死。」茱莉亚羞红了脸,一拳打在慕容齐天的肚子 上。
 
  「铃……」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对不起,我的手机响了。」
 
  是老大「我是嘻嘻。哦!是哥哥啊!我了解了,好啊!88!」他知道了, 昨天有人来闹场。
 
  「是谁啊?」轩辕乐天皮笑肉不笑地问我。
 
  「是我哥。」我低下头,他不会看出来了吧。怎么可能,不会的。
 
  「你有哥哥啊?」
 
  「恩,以前住在我家隔壁的。」他的笑容让我心里发毛。「恩……」
 
  「你有话就说啊!」轩辕乐天靠近我坐。真想带他一脚踢出去。
 
  「是这样的,你经常皮笑肉不笑的这样会长皱纹的。」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反观其余几个人笑得都快站不起来了。
 
  「乐天,其实这个学妹说得也有道理。」司徒静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你说的一点也没错,只是我想抓之凤凰应该够补的了吧!」我怕补死你。 
  「呵呵,学长真会开玩笑,这世界哪里会有凤凰啊!不过是传说罢了。」就 怕你抓不到,因为凤凰会飞,你不会。
 
  「学妹,你有男朋友了吗?」他竟然搂住我的腰。
 
  「学长,请您放手好吗?」我被吓得快哭了「我妈千叮咛万嘱咐的,传到我 妈的耳朵里就不好了。」
 
  我的眼泪掉下来,大腿好疼啊!
 
  「乐天,你干什么?」司徒静瞪了一眼轩辕乐天,将他的手甩开。
 
  「慕容齐天,看看你的朋友竟然骚扰我的嘻嘻。」茱莉亚一把揪起慕容齐天 的耳朵。「痛,宝贝放手。」
 
  「叩叩!」敲门声。诸葛轩逸打开门,进来的竟是如梦。「嘻嘻,你怎么在 这?」
 
  「如梦,我是陪茱莉亚来的。」也对早上她不就说了嘛。
 
  「我就说你长成这样,他们怎么会喜欢你!」我无所谓的挑挑眉。
 
  「那个,学长们,我叫寒如梦,我是代表新生来邀请你们参加新生欢迎会的。」 她不忘用她的大眼睛眨着。
 
  「我没时间,对不起。」司徒静回答
 
  「我也忙,没空。」轩辕乐天摇摇头,表示很无奈。
 
  「我要陪我的宝贝,别烦我。」慕容齐天只在乎茱莉亚。
 
  「哥哥不去,我也不去了。」慕容齐空又低下头看他的书。
 
  「我就更没时间了,我要去擦车。」诸葛轩逸吓得连忙摇头。
 
  「你们……」如梦的眼泪马上就掉下来了,我就佩服她这点,不像我腿都青 了。
 
  「如梦,你别哭了。」我忙掏出手帕递给她。她生气的丢在地上。我捡了回 来,却发现轩辕乐天的脸色难看到几点。
 
  「给我滚出去。」轩辕乐天收起一贯的笑容。他们都吃了一惊。「听到没?」 
  如梦被吓得跑了出去。我拿起包包要去追她,却被轩辕乐天拉住。
 
  「放手。」
 
  「不准去。」
 
  「她哭了。」
 
  「那又这样?」他用力的将我抓到他的旁边坐在。
 
  完蛋了,晚上不用回家了,肯定被骂死了。「嘻嘻,你不要每次顺着她,该 给她点教训好不好?」茱莉亚为我抱不平。
 
  「你晚上去我家睡,别回去了。」茱莉亚一副她来搞定的表情。
 
  我指指她身后的男人「让他去死吧!」茱莉亚拿起三明治递给我。
 
  我白了她一眼「你现在该给我砒霜。」
 
  「我好像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司徒静一把拿走我的眼镜,「你长了一双 好有灵气的眼睛。」
 
  我多会眼镜戴上「不好意思,我离开眼镜就看不见了。」司徒静早晚报这个 仇。
 
  「你可以带隐形眼镜。」慕容齐空响了一下说
 
                 5
 
  「我过敏,没办法带。你们真的不能考虑一下如梦说得事吗?」
 
  「你要做说客。」轩辕眯着眼睛散出寒冷的气息。还好经常和冰龙在一起习 惯了。
 
  「如果可以的话,去一下比较好点。」
 
  「好,我去,不过你要陪我一天。」轩辕盯着我。色狼!
 
  「不行,我要写作业,这样好了我让如梦去。」别太感激我。
 
  「女人,你听不懂人话吗?我是说你。」轩辕拉着我的右手,想将我贴近他。 
  啊偶!一根针刺入轩辕的手上,轩辕直接晕了。茱莉亚一脸不关我事。「走 吧!」
 
  茱莉亚丢了一瓶药,「让他闻一下。」我和茱莉亚就这样离开了他们的休息 室。
 
  我摸着左脸被打的红肿的地方,想到他们那副恶心的嘴脸,真是悲哀。 
  「嘻嘻。」茱莉亚飞奔过来抱住我「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不用担心。」
 
  「是谁打得。」
 
  「小妈,早上说我下了如梦的面子。」
 
  「你家爸爸呢?他不在吗?」
 
  「在,只是他很无奈的看着我。」父亲,多么虚伪的名词。「茱莉亚,我不 想上课,陪我去弹会钢琴好吗?」
 
  「恩,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我知道。」
 
  月光是妈咪最喜欢弹得曲子,我闭着眼睛,琴声却泄漏了我的心事,茱莉亚 抱住我哭了起来。
 
  是的无奈,可笑,讽刺是我的心情。我停下来,「嘻嘻,你哭出来好不好? 你这样会憋坏了。」
 
  「哭,我的眼泪早就流干了。」随着妈咪闭眼的时候
 
  「嘻嘻,别这样?我好心疼。」
 
  「傻瓜我没事,来,笑个给我看看。」茱莉亚闹不过我,终于笑了出来。 
  还好有她,要不然我可能会和妈咪一起去吧。「有人?」
 
  「茱莉亚,你的男人来了。」我指指门口的帅哥之一。司徒静也站在门口看 着我们。
 
  「小茱。」慕容齐天喊得极为深情,可是
 
  「哈哈……,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对不起哦!小猪。」此小猪非比小茱也。 我笑的肚子都痛了。
 
  「慕容齐天,你皮痒是不是?」茱莉亚咬牙切齿的瞪着慕容齐天,要是眼睛 能够杀人估计他都快死上几十次了。
 
  「我真开心娱乐了你。」茱莉亚用力的捏了我胳膊一下。
 
  我摸摸她的头「你家男人真可爱。」
 
  「要,送你。」
 
  「免了,君子不夺人所好,再说,他比较适合你。」他太白了,不适合我。 
  我盖好琴盖「我先走了,88。」
 
  茱莉亚拉着我「你不说今天不上课了吗?」
 
  「是啊!我去晃晃,你回头记得到那个老师那把我的考勤一阵画了。」 
  「为什么?你怎么不去?」
 
  「听说那个老头挺色的,你去勾引一下不就OK了。」我给了一个这个任务 非你莫属的眼神。
 
  「死女人,你狠。」
 
  我离开那个休息室,「去哪呢?」想想……
 
  「女人,你去哪?」司徒静竟然跟了出来。
 
  「学长,您叫我寒嘻嘻就行了。或者是学妹。」少女人,女人的叫。
 
  「嘻嘻,可以吗?」他的眼光充满了戏虐。
 
  「还是不要了吧!学长你也知道您的后援队有多强大,我怕死。」
 
  「那我保护你不就行了。」
 
  「不用了,那样我会死的更快。学长真的好心请离我远点就行了。」
 
  没一会,从门缝里传出令人心跳的叫声。「慕容齐天,你给我停下来。啊… …」
 
  「这小子也太猴急了吧。学妹,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做这种事啊?」司徒 静故意这么说。
 
  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零零散散的走出来,我拉着司徒静站在靠近教学楼的 那里
 
  1,2,3「各位同学,司徒静学长要找女朋友,谁先抱到他就是谁赢。」 开溜。
 
  我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至于司徒静关我屁事!只是溜着时候,看到一大堆 女生往他那跑罢了。
 
                 6
 
  夜晚,我依旧是红色的一身。我反而更轻松,舒服,自在。
 
  「你今天真狠,把司徒静撂在礑里了。」蓝狐一脸佩服的表情。
 
  「是吗?可是这是他说得,和我又没关系。你的男人呢?」
 
  「放心,他暂时起不来的。」她一脸得意扬扬
 
  「你不会给他下药了吧?」
 
  「没啊!只是把他累趴下了。」呵呵!原来如此。
 
  「可是,蓝狐为什么我看到你的男人呢?」麒麟指指监控器。
 
  蓝狐眯着眼睛「真是他啊!都叫他不许跟来了,旁边还有美女陪。我宰了他。 你和我一起去。」
 
  蓝狐拉着我气冲冲的跑到外面,蓝狐一把拽开在慕容齐天旁边的女孩子。 「趴!」一个响亮而结实的巴掌直接扇上女孩的脸。
 
  「慕容齐天,你去死。」一拳又打上慕容齐天的脸。好狠!
 
  看样子那个女孩有后台,因为立马窜出5,6个小混混。哎!我拿出鞭子, 一阵狂打。最好用鞭尾缠住那个女人的脖子
 
  「给我滚,要不然我让你看不见明天的日出。」我一用力,女孩的脸立马苍 白。
 
  她害怕的狂点头。收回鞭子,又放回腰间。女孩和他的那些小混混们连滚带 爬的跑了出去。
 
  看样子,今天来了不少人嘛!司徒静,轩辕乐天都来了。
 
  「姓慕容的,200W修理费,精神损失费!」轩辕拿出支票本写完200 W递给我。「蓝狐,慢慢讲,动手的化记得把修理费拿回来。」
 
  我转身进入后台,蓝狐也生气的跑了进来。「哇塞!今天来的更多。」麒麟 难以置信的望了我一眼。
 
  我吧支票递给了麒麟。「宝贝,你先别气了,我没有和那个女的发生什么?」 慕容齐天蹲在地上和坐在沙发上的蓝狐相望。
 
  「凤凰,如果不是发现的早那就难说了对吧?」麒麟眨着他那双无辜而又恶 作剧的眼睛望着我。
 
  这小子真狠。「麒麟,你变坏了,火烧的不够大,你还加油啊!」
 
  「是吗,我以为我加的是水呢!」
 
  「宝贝,是他们拉我来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来呢!求你了,你打我,骂我, 就是别不和我说话。」
 
  算了,还是我当和事老吧!「蓝狐,吃的话梅消消气,别让人家以为你在吃 醋。」贡献出我最爱的话梅总可以了吧!
 
  蓝狐接过话梅,不说话一个劲的吃。「去给蓝狐倒杯饮料。」我递给麒麟一 个药丸。
 
  麒麟会意的点点头。「来,狐狸姐姐喝杯茶消消气。」蓝狐没想太多,加上 吃那么多话梅当然口渴。
 
  没一会,蓝狐全身发热「你们给我下药?」蓝色的眼睛变的更蓝
 
  「错,是台阶。慕容齐天,你动作还不快点难道要我找人帮你吗?」我斜了 一眼慕容齐天,这家伙是傻子啊!
 
  慕容齐天一把抱起蓝狐进了后面休息室。
 
  「晚上你走吗?」麒麟问我。
 
  「干嘛?」
 
  「晚上我害怕你陪我睡吧!」
 
  「可是,我怕跟你睡我会做恶梦。轩辕先生,今天晚上你不会在跟踪我了吧?」 
  「会。」轩辕乐天扬起满脸的笑容。
 
  「哦!看样子你不死心嘛!上次没打到我这次想再来。」没用。
 
  「我这个人就这点好,不放弃。」真想一巴掌打掉他的笑容。
 
  「今天,你好像还带了帮手。」我意有所指,他背后的司徒静。这家伙也是 眼睛没离开过我。
 
  「放心,我们怎么可能两个欺负一个呢!」
 
  我微微一笑,使出快速步伐离开。有好能耐,竟然跟的上。
 
  到了后巷,我停住了「请问下你们两位准备强奸我吗?」
 
  「我们只是对你有点兴趣罢了。」司徒静死盯着我,想从我身上找到破绽。 
  「可是我对你们没兴趣。不见了。」我轻松的跳上树枝,在树枝上来回跳跃 而消失了。
 
  「静,走吧!」
 
  「好。」
 
  他们各自郁闷的回家去了。
 
                 7
 
  接到老大的暗杀指令,我和龙去了一座小别墅。「可以将他一枪毙了吗?」 
  「问题不大,距离有点远。」龙从怀里掏出枪对着那个大毒枭的头,瞄准后, 直接一枪。不过,有人发现了我们,
 
  「喽啰我搞定。你先走。」毒枭的头被龙打了个开花。
 
  我拿出鞭子,再用体力点燃火焰。使鞭子上带着火,一个鞭子一个人倒下。 痛!我中弹了。差不多龙跑的够远了,
 
  我急忙收起鞭子,离开是非地。
 
  左肩的疼痛让我冒出了冷汗,我的意识也有点开始模糊了。「该死。」我的 腿开始软了。
 
  有人一把扶着我的身体,是轩辕乐天。「女人,你居然受伤了。」
 
  他将我打横抱起「带我去哪?」
 
  「我的别墅。」
 
  「不,我不去,你放我下来。」我挣扎的想下来。
 
  「别动了,小心你失血过多。」他的眼神有说不出的心疼和紧张。
 
  我看错了吧!连我的亲身父亲都不曾这样望着我。
 
  「帮我打电话给茱莉亚。」我昏了过去。
 
  他的脸上扬起一丝愉快的表情「你终于露出马脚了。」他低下头亲了我一下。 
  他将我放在大床上,脱下我的衣服,「还好,不深。」他拿起消毒的刀在我 的伤口上轻轻一挑将子弹取了出来。
 
  他看见我的胸部,身下竟然起了反应。他帮我包扎好,拿起衣服进去洗了个 冷水澡。
 
  我慢慢地睁开眼睛,肩膀上的疼痛告诉我这是真的。我转过头去,轩辕趴在 我的床边睡着了。他真的是个很迷人的男人,
 
  高挺的鼻梁,薄而有味道的嘴唇。
 
  「你醒了。」他揉揉眼睛,望着我。刚睡醒的他有一种很慵懒的样子。 
  「你帮我打电话给她了吗?」
 
  「打了。」
 
  「我的伤是你包的。」千万别是真的。
 
  「是啊!」我真的好像死去。「睡衣呢?」这身衣服一看就是男人的睡衣。 
  「也是我换的。」他冲着我微微一笑「我都看光了。」咚!我的全身红了。 有没有地洞我要钻。
 
  我想坐起身来。「别动。」他按住我「你还有伤。」
 
  「我要回去。」
 
  「不行,你伤好之前不能离开。」
 
  「我要上课。」の!我说错话了。
 
  「我帮你请过假了。寒嘻嘻。」他开始露出恶魔的笑容「你真是个小妖精。」 
  看来瞒不过去了。「你帮我找茱莉亚来。」
 
  「不行。」他一脸坚决不同意的样子。
 
  「你怎么不上课啊?」「我也请假了。」
 
  「你可不可以离我远点。」他刚才为了按住我,将我压在身下。虽然不重, 但是姿势太暧昧了。
 
  「不行。」他低下头吻住我的嘴巴,将舌头侵入我的口中。在我的嘴里和我 的舌头来回纠缠。「妈的,你真是该死的要命。」
 
  「哈哈……」他的下面鼓了起来,跟个小帐篷一样。他懊恼的再起了一次凉 水澡。看他的样子真的搞笑极了。
 
  他出来了,穿了一件白色浴袍,头发上还在滴水。他很高,少说185以上。 他按铃让人送来了早餐。
 
  清粥小菜,「我不吃,我要吃面包。」
 
  「不行,吃这个能让你好的快点。」他用勺子舀了一勺清粥放在嘴边吹凉, 再送到我的嘴里。
 
  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妈咪死后,没有人在对我怎么温柔。有一次, 我发烧到39度,都没人发现,最后还是茱莉亚看到我才带我去看病的。 
  「不好吃吗?等你病好了,我在带你去吃好吃的。」他以为我是不喜欢吃才 落泪的。
 
  「不,很好吃。」他又喂了一口。他好温柔,虽然在外面别人面前他是个花 花公子,但是没想到他这么细心。
 
  我们就这样配合的将清粥喝了一半,他在喂我,我摇摇头「我饱了。」 
  他将剩余的一半清粥喝完了。又按了下铃,佣人将早餐车推走了。「你先睡 会,好吗?」
 
  我点点头。他拿出手提电脑在我的身边开始处理工作。
 
  他戴着一副金丝的方框眼镜,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从侧面看他真的很 有味道。
 
  「你在干什么?」我很好奇,难道他也玩游戏吗?
 
  「不是,我在处理轩辕企业的工作。」
 
  「可是你的大学还没毕业啊?」
 
  「那又怎样?我们都是提前开始接触公司的。」真的好可怜,我还以为他们 都是只会花钱的二世祖呢!
 
                 8
 
  「碰!」房间的门被茱莉亚一脚踢开。
 
  「少爷,对不起,我们拦不住她。」女佣在旁边很委屈的看着肇事者。 
  「没事,你下去吧!」
 
  「嘻嘻,你没事吧!」茱莉亚立马脱去我的外衣打开我的绷带「还好,没发 炎。」
 
  她从小箱子里拿出一个金色瓶子,她将药粉倒在我的伤口上。又再次帮我包 好。
 
  「齐天,帮我把她抱走。」茱莉亚指挥慕容齐天将我带走。
 
  「谁也不能将她带走。」轩辕的火气向上飙升。他摘去眼镜「要看她可以, 带走不可能。」
 
  「宝贝,他不会伤害她的。」慕容齐天劝阻茱莉亚。
 
  「茱莉亚,我家里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去我家住几天,他们也没多问。」
 
  「茱莉亚,我没事,我在这里养伤吧!别动气了。」我露出笑容。
 
  「那我在这陪你。」茱莉亚坐在床边心疼的望着我。我点点头。
 
  「幸好这世上有你。」我对着茱莉亚说出心底话「我也是。」茱莉亚的眼眶 也湿润了。
 
  「兄弟,有地方睡觉吗?她一接到你的电话我们就挨着别墅找你,已经找了 一夜了。」慕容齐天困得睁不开眼睛。
 
  「旁边有客房。」
 
  「你去睡一觉吧!你也跑了一夜了。」我对着茱莉亚点点头示意让她先去睡 觉。
 
  她看了我一眼,跟着慕容齐天到了隔壁房间。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他关上房门「没事,我很喜欢被你麻烦。」
 
  我被他的话逗笑了「你们家的房子很多吧!要不然怎么找了一夜。」
 
  「是他们笨。」
 
  我闭上眼睛,很快的睡着了。而他依旧坐在电脑旁处理工作。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饿吗?」他按下铃,小女佣送来了清粥。 
  他把我扶起来坐着「又喝清粥,你别生气。」
 
  我摇摇头。
 
  他舀了一勺清粥吹凉送到我的嘴边,正在这时,茱莉亚和慕容齐天走了进来。 
  「张嘴」我张开嘴喝下清粥。
 
  他又舀了一勺,吹凉,碰!慕容齐天不给面子的摔了一跤。「你打我一下。」 慕容齐天和茱莉亚说。
 
  「你有病啊!」茱莉亚白了一眼。但是还是掐了他一下。
 
  「疼,这不是做梦,轩辕竟然喂女人喝清粥。」慕容齐天的话害我低下头, 不好意思吃了。
 
  「你给我闭嘴,来,再吃两口。」我红着脸又喝了一口。「饱了。」
 
  轩辕看了下「不行,再吃一口。」他又喂了我一口。
 
  将我没喝完的清粥直接全部喝完。「世界要毁灭了吗?」慕容齐天不敢相信 轩辕竟然吃别人剩的,还是女人的。
 
  「你们下去吃饭吧!他们为你准备了。」轩辕按铃让他们撤出吃的。
 
  我想下床。「干嘛?」
 
  「我想……」上厕所让我怎么说得出口。
 
  「她想上厕所。你不会不知道人有三急吧!」茱莉亚白了他一眼拉着她的男 人吃饭去了。
 
  「啊!」他竟然弯腰抱起我,将我放到马桶上「我在外面,好了叫我。」 
  他竟然也会脸红。我上好厕所,洗好手。他站在门口,抱起我将我抱到床上。 盖好被子。
 
  「我睡不着了。」已经睡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他竟然在我的右侧睡了下来「那我给你讲故事。」
 
  「你会吗?」不敢相信的眼神,他将我的头放在他的胳膊上。
 
  「当然,你听什么呢?」
 
  「灰姑娘。」
 
  「 从前,在某个城镇上,有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她不仅聪明漂亮而且心地 善良。这个女孩没有母亲,因为她的妈妈,在她还小的时后,就病逝了。 
  女孩的父亲,娶了个新妈妈回来,新妈妈还带来两个新姐姐。「哇,这下家 里可热闹了。」女孩非常地高兴。「
 
  家里突然间变的生气勃勃,热闹起来,女孩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她不但有爸 爸有新妈妈,同时还有两个姐姐。可是,女孩的兴奋是短暂的。因为,新 
  妈妈……「
 
  我在他的故事中睡着了,第一次觉得好舒服一夜无噩梦。
 
                 9
 
  就是这样我养了五天的伤。本来轩辕死都不肯让我上课,但是禁不住我的哀 求,答应了。
 
  「你觉不觉的轩辕好像很在意你。」在上课,茱莉亚小声的说
 
  我扶了扶眼镜「上课不要说话。」
 
  「你都吐了,一遇到感情就逃避。是懦夫。」
 
  「我是女人,害怕,胆小是我的权利。」我得意的笑着。
 
  「今晚你回家吗?」
 
  「恩 .」我不想回去,那里是我最厌恶的地方。
 
  「是轩辕乐天和慕容齐天。」班上立马热闹起来。
 
  「长的好帅啊!」
 
  「家里有钱,人长得又帅。」
 
  一群花痴们把课搅得不能上,当然始作俑者是门口的两个人。
 
  「老师,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一下。」茱莉亚拉起我走出教室。
 
  还好!反正大家都知道他们两个再谈恋爱。
 
  「你们有没有搞错,在我们班门口站什么。」茱莉亚在休息室里一阵霹雳巴 拉的一阵乱骂。
 
  「痛吗?」轩辕的眼神盯着我。
 
  「不痛了。」
 
  「齐天你的女人骂你的声音我在走道就听见了。」剩余的三个人站在门口。 
  「那是我们的闺房之乐。」慕容齐天瞪着说话的司徒静。
 
  「嘻嘻,我们又见面了。」司徒静扬起邪恶的笑容。呵呵!想起来了。我好 像整过他。
 
  「学长,我说过了我们没熟到直呼名字,你喊我学妹就行了。」
 
  「你这几天去哪了?我找你好几天了。」
 
  「有事?」
 
  「是感激你帮我惹了一堆麻烦 .」
 
  「那是学长的魅力强,就想鲜花一样,自然吸引蜜蜂。」轩辕的脸色开始难 看到了极点。
 
  我想闪了。「吃东西吧!」慕容齐天招呼他们一起吃饭。
 
  门开了,寒如梦走了进来「寒嘻嘻,你真的在这,你这几天晚上不回家原来 你就和他们混在一起啊!」
 
  如梦说得我就想是妓女一样,再加上眼神那种鄙视。好像我真的人尽可夫一 样。
 
  「寒如梦,你有本事再说一遍给我听」茱莉亚拿出追魂针。「不要。茱莉亚 不要。」平时只是迷晕人,这次却拿出见血封喉的针。
 
  「嘻嘻,她这样侮辱你。」
 
  「没事,她是无心的。」
 
  轩辕站了起来对如梦说:「寒小姐,可以帮我带句话给令尊令堂吗?」轩辕 露出完美的笑容
 
  如梦脸一下红了「好,你说。」
 
  「今天晚上我想去你家拜会可以吗?」
 
  「好。」如梦开心的离开打电话去了。
 
  「你搞什么?」我瞪着他。他摊摊手,坐下来继续吃东西
 
  我知道说动他,也就懒得再说了。
 
  「我也去。」茱莉亚说
 
  「那我也去。」慕容齐天一向是老婆奴。
 
  「那我也去凑凑热闹。」司徒静的眼神盯着我。
 
  「那我们两个也去吧!」慕容齐空看看诸葛轩逸。
 
  我的头真的要疼开了。晚上我们坐着两辆车到了我名义的家里。我没看错吧! 小妈和父亲竟然站在门口迎接,嘴角都何不拢。
 
  「嘻嘻,你这几天在哪?」那个男人问我。
 
                10
 
  「和我在一起。」茱莉亚回答道「叔叔,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茱莉亚,好久不见了。我当然没意见了。只是关心她。」好笑,从他的嘴 里说出真好笑。
 
  「哎呀!怎么让这五位公子站在门口啊!快进来。」小妈推了下如梦「快招 呼你的同学啊!」
 
  「你们请进。」大家走进门去。
 
  「房间里好像打扫过。」茱莉亚小声说。我点点头。
 
  「你陪我去房间。」我小声和茱莉亚说。
 
  「好。」
 
  「你们先坐,我上楼去换下衣服。」我拉着茱莉亚上了二楼。
 
  我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戴上眼镜。「走吧!」我转过头看了一眼茱莉亚。 「怎么啦!」
 
  「没事。」她的神情很慌张。
 
  「让开。」
 
  「走吧!」她推我让我赶快下楼。
 
  我躲开她,「我的水晶。」妈咪留下来的遗物就是这个水晶的天鹅。
 
  「不是我。」茱莉亚摇摇头「你别难受,我就知道所以才不敢和你说。」 
  「我妈咪的照片也不见了。」我一下子要崩溃了。
 
  「小妈,我妈咪的照片呢?」我从二楼冲了下去「说。」
 
  「你有没有教养啊?你没看到家里有贵客啊?」她不理我继续招待他们5个 人。
 
  「小娟,是你拿得吗?」父亲开口询问。
 
  「不是。」
 
  「不是你,是谁?除了你以外谁会摔坏了她妈咪留给她的水晶天鹅,还拿走 她妈咪的照片。」茱莉亚扶住我害怕我太激动引发伤口。
 
  「小娟。」父亲的脸也变色了。
 
  「水晶是无意打破的,照片已经坏了,要你拿去吧!」小妈拿出妈咪的照片, 只是脸已经看不见了。
 
  我的胸口一阵胸痛,直接吐了一口血。轩辕一把抱住我,拿掉我的眼镜 
  「喂她吃这颗药。」茱莉亚吓得从怀里拿出保命丹。轩辕为了我一颗,我的 眼睛睁开了。
 
  「嘻嘻。」父亲吓坏了。
 
  「我的父亲大人,请不要让我在你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好吗?」我借着轩辕 的力气站了起来。「因为这样会让我觉得恶心。」
 
  「你和你妈长的真像,特别是这双眼睛。」他是第一次见到我拿下眼镜的样 子。
 
  「你给我滚出家门,我们寒家容不下你。」小妈指着我骂「滚。」
 
  「我会走的,你放心,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先把账算算。」我拿出鞭子,一 鞭子甩到小妈的脸色。
 
  她那个漂亮的脸蛋被我画出一条血痕。「妈。」寒如梦挡在小妈的面前。 
  「你这个不孝女,你打你妈小心天打雷劈。」那个女人还在嚣张的叫着。 
  「天打雷劈,也是先劈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望着那个男人「你知道在妈咪 的祭日那天,我们曾经站在你的办公室门前,看见那个女人和你在偷情。妈咪本 来想给你个惊喜,却让她尝到了绝望。她在精神不集中的情况开车,所以才会发 生车祸。所以害死我妈咪的是你们。妈咪在死前说让我别恨你,让我乖乖的上学。」
 
  「这不是真的,小如。」那个男人跪倒在地上,不敢相信自己的一时痛苦害 死了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我要活不长了,我好痛「你们快走,快。」我推开轩辕和茱莉亚。我的身上 已经出现了火的漩涡。
 
  「不。」茱莉亚快要疯了。她双手紧抓她的头发「不要,别离开我。」她的 蓝色眼眸里有着说不出的悲哀。
 
  她跪下来眼泪掉得快疯了「不要。不要。」
 
  好痛,我的火焰释放的更多了「好……感谢今生……有你这个……朋友。」 我看了看轩辕「谢谢。」
 
  轩辕走进我「不要过来。」他不听,继续向前走。司徒静也走到另一边「学 妹,我们的账还没算完,想死,也要我同意啊!」
 
  他们在两旁飞快的结印。「我不准你离我而去。」轩辕和司徒竟然也是能力 者。
 
  一个绝美的男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宙斯,你快救救嘻嘻。」是的,这个绝 美的男人就是我们的老大宙斯。一头到腰的银发
 
  随风摆动,一双紫色的丹凤眼。我们曾经打赌老大穿上女装一定诱惑死人了。 只是他的胸部是在是太平了,才能让人相信他是男人。
 
  「小凤凰,这么急得离开你哥哥我啊!」又是这个低沉的声音,我笑了。 
  「不好意思,麻烦你们让一下好吧!」宙斯看看他们「放心,我不会让她死 的。」
 
  茱莉亚拼命的点头,两人撤回内力。火烧的更大了,宙斯一步步向我走来。 一直扶起我的身体,帮我挂了一块血玉髓。我的火焰瞬时间消失了。血玉髓慢慢 消失在我的身体里,宙斯帮我拔了下我的脉搏。
 
  「还好,你只是身体本来有伤,再加你的心绪不稳,才会被或反控。」 
  「她真的没事了吗?」茱莉亚抱起我。像是害怕我下一刻消失一样。
 
  「调理好就行了,我的小凤凰,好好养伤,我先走了。」宙斯消失了。 
  「还好,还好。你还在。」茱莉亚的蓝色眼睛哭得快变兔子了。
 
  轩辕抱起我「从现在开始如果你们再敢欺负嘻嘻,你们最好准备好后世。」 那个女人和如梦打了个冷战。
 
  「我们先走了。」轩辕抱起我坐车回到别墅。
 
                11
 
  他寒着脸把我放在床上「你在生气?」
 
  「那个男人是谁?」
 
  「哦!你说的是宙斯啊!他是我们的老大。」
 
  「你刚才竟然敢对着他笑。」「废话,难道我哭……」轩辕扑倒我,他的舌 头钻进我的嘴里,来回的搅弄双手也隔着衣服摸上我的乳房。第一次被别人摸, 我害怕的要推开轩辕。
 
  「今天你的伤没好,我不要你,但是你必须把上衣脱了睡。」忽然发现他好 小孩子气。
 
  「不要。难道你要我就要给你不成。」
 
  「你感觉到了没。」他故意用下体在我的两腿间蹭着,让我感受到他的存在。 
  我羞红了脸「你很色。」
 
  「我还色,我已经洗了一个礼拜的冷水澡了。好不好?」
 
  「好吧!但你不能碰我。」
 
  「摸摸可以吧!」
 
  我点点头。「OH!他开心的抱起我在房间里转圈子。
 
  轩辕乐天是个说话算数的男人,虽然他的下面肿的难受但是却没强要我。 
  「嘻嘻,快点上床睡觉啊!」轩辕不满的叫着
 
  「我的作业还没写完啦!」
 
  「回头我帮你写。」他竟然撅起嘴。
 
  我无奈的钻进被窝「脱掉上衣。」
 
  「の!我以为你会忘记呢?」我无奈的脱去上衣。
 
  「还有这个!」他指着我的胸衣。
 
  「不要。」搞笑我又没答应你连胸衣都脱。
 
  「你真的不脱。」他露出邪恶的眼神,弄得我全身发冷。
 
  「嘶!」他直接撕坏我的胸衣,然后拽去。
 
  我的两个雪白的面团弹跳出来,他看我的眼神立马开始变得深邃。我下意识 双手环胸,不让他看。
 
  「放开,你不能阻止我欣赏他们的权利。」他拉开我的双手,含住我其中一 个草莓,另只手摸上另一个乳房「啊!」该死!轩辕的调情手法很高,一会用舌 头围着我的草莓上打转,一会轻咬。好一会才放开
 
  「睡吧!否则我就难保证了。」他将我翻过来,将下面的欲望贴我的下面。 双手却揉捏着我的乳房。
 
  「晚安我的小妖精。」
 
  「晚安我的大笨蛋。」
 
  「恩……恩……」乳房上的感觉是我发出一阵阵呻吟。我抓住轩辕的手「轩 辕,不要。」
 
  轩辕感到我的不对,伸手打开壁灯。「啊!」我放声尖叫,一个小黑头颅趴 在我的胸前用嘴吸我的草莓
 
  轩辕一把拎起小家伙「七海你怎么在这?」小家伙「哇……」的放声大哭。 
  「妈的。」
 
  「你的孩子吗?」人家都说他是花花公子,难道他已经有了小孩了吗? 
  「怎么可能?我姐的。」
 
  叩!叩!敲门声「进来。」轩辕用被子把我包好
 
  「少爷,对不起。小姐说有事就把七海小少爷丢了下来。他明明睡着了,我 们也不知道他怎么跑到你房里的。」
 
  佣人害怕的发抖。
 
  「把他带出去。」轩辕直接拎着小孩递给了佣人。
 
  「哇哇!」他大哭
 
  「算了,麻烦你倒瓶奶上来,小宝宝可能肚子饿了。」我对佣人交代
 
  「轩辕,把孩子给我,他哭得好伤心。」
 
  「不要 .」
 
  「齐天。」我从未喊过他的名,他竟然很感动的望着我。
 
  「给你。」他转过头对佣人说「速度快点。」
 
  我接过小家伙「他几岁?」
 
  「3岁。」
 
  我拍拍他「乖,别哭了。马上就有东西吃了。」小家伙一躺到我的怀里就不 哭了。
 
  小头在我的胸口拱啊拱的。佣人将奶送来了,我用手试了下温度,温的。 
  我把奶瓶放到小家伙的嘴边,他吧嗒吧嗒的大口喝了起来。「喝完了,快睡 觉吧。」
 
  我刚想把他交到佣人手里,他哇哇的开始大哭,一到我手上又不哭了。 
  「算了,他跟我睡吧!」
 
  「不行,想都别想。」轩辕死也不干「我刚才已经够郁闷了。再来一次我怕 把他丢下去。」
 
  没办法!「来么!就当我们实验下自已有孩子。」他给我说的很心动。 
                12
 
  「那好吧!」我套了一件乐天的睡衣,将七海放在我旁边就开始睡觉了。天 亮了,乐天将手从我的衣服里面伸进去揉捏我的乳房,可是竟然又摸到一只小孩 手。轩辕真的生气的将七海丢给佣人,死也不管他哭不哭。
 
  「哈哈……」茱莉亚知道我昨晚的事,笑了有3个多小时了。既然不在回那 个家也就没必要伪装了,我拿掉眼睛,将头发披了下来。
 
  没想到一想无人问津的我竟有一大堆的巧克力,情书放在抽屉里。
 
  我和茱莉亚先到了休息室,茱莉亚决定把情书直接丢弃,巧克力直接吃掉。 正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吃着巧克力。
 
  「你们两个怎么先到了,哇塞!这么多巧克力啊!」慕容齐空好奇的问。 
  「吃。」茱莉亚递给慕容齐空一块「不吃对不起买的人。」
 
  「讲的对。」慕容齐空也加入吃巧克力的行当里。「如果,哥知道你有这么 多人追,那些人肯定死定了。」
 
  「可是我已经看见了。」慕容齐天一身怒火的冲进来「你还敢吃,你不怕别 人下药啊!」
 
  「最好下老鼠药,直接带她毒死。」我故意说给茱莉亚听。
 
  「那你记得给我陪葬,因为我做了你的替死鬼。」
 
  「少来,我会帮你写死亡证明——好吃。」
 
  「你女人吃这么多也不怕肥死。」司徒静和诸葛轩逸走了进来。
 
  「肥死是我的事关你屁事。」茱莉亚白了一眼司徒静。
 
  「乐天,你怎么了?上课也是的在打瞌睡。」慕容齐天不知道昨晚的事当然 怎么问。
 
  茱莉亚直接很不给面子的放声大笑「他昨晚欲求不满,还被人家捷足先登了。」 
  「齐天,管好你的女人,要不然我把她分尸了。」乐天坐在我的旁边,头靠 着我。
 
  「哪来这么多巧克力啊?你的行情这么好?」他指着茱莉亚
 
  「我的行情本来就好。」茱莉亚像乐天做了个鬼脸。
 
  「齐天,你的肚量真大,还能看见自己的女人吃别人送的巧克力。」乐天在 那玩火。
 
  慕容齐天的脸一下子臭了。
 
  「等下,这不是我的。我是帮别人吃的。」
 
  「那是谁的?」他们几个好奇的问
 
  「我的好姐妹哦!寒嘻嘻。人家送她的。」完了。死丫头把我卖了。
 
  「你的行情怎么好啊!只是一上午你就给我招了这么多的蜜蜂回来。」轩辕 乐天的笑容不变只是话中多了一份咬牙切齿。
 
  「当然还有好多情书被我丢了。」死丫头,嫌火不旺又加了把柴火。
 
  「还有情书是吧?」
 
  我吓得逃开乐天「她是上帝啊!信她者得永生嘛!」真笨。
 
  他一步步逼近,我拿出鞭子「轩辕乐天,别逼我动手。」
 
  我用体力点燃鞭子。乐天脸色立马大变「快把火熄了,快。」
 
  一会鞭子上的火熄灭了,我放好鞭子。「你要不要命了,体力这么差,还点 燃火。」
 
  「对不起,可是你都不听我说」我踮起脚亲了一下乐天的嘴唇。
 
  「别气了。」
 
  乐天开心的使劲点头。
 
  一个小小的东西抱住我的腿我们低头一看,竟然是七海。
 
  「谁带你来的?」乐天抓起他的后领。
 
  「少爷,不好意思,你们走后小少爷就不停的哭,一直闹得要见寒小姐。」 
  「妈妈,妈妈。抱抱」七海眨着大眼睛张开手等着我抱。
 
  没办法!我抱起七海做到沙发上。「七海,你要喊我阿姨。」
 
  「妈妈。」
 
  「我不是七海的妈妈,所以你要喊我阿姨,知道吗?」
 
  「那你做我老婆。」小家伙的话把茱莉亚直接吓得摔到地上。
 
                13
 
  「哇!他真的只有3岁吗?」茱莉亚捏了捏他的脸蛋。
 
  「别碰我,脏。」
 
  「你骂我脏,你找打。」茱莉亚火大到了极点。
 
  「妈妈,我怕。」小东西害怕的把头钻进我怀里,手还不忘放在我胸部上捏 着。
 
  司徒静把七海放到他的腿上「七海,你为什么不给另个阿姨抱?」
 
  七海小声说:「小。」
 
  小,我们都在思索着。轰!大家明白却又不肯定。
 
  「我要妈妈。」他又开始要往我这爬了,「妈妈,抱抱。」
 
  我刚想抱他「为什么要这个阿姨」司徒静又发问
 
  「大,好软。」天啊!这哪是3岁小孩,摆明是个小色狼嘛!
 
  乐天抓住七海的衣领对着佣人说:「3分钟内消失,要不然你就等着回家吃 自己。」
 
  佣人抱着哭闹的七海,连忙跑走了。
 
  「你干什么?他还只是个孩子。你怎么每次抱他和拎东西一样。」我责备的 看着乐天。
 
  「要不是他3岁,我早把他分尸了。但那会活到现在。」
 
  「你多大的人了,和孩子吃醋。」
 
  「孩子怎么样?他吸得时间时间比我还长。还把你弄的呻吟出」一把捂着乐 天的嘴,我的脸像番茄一样红到骨子里了。
 
  「你白痴还是弱者这种事也讲。」我踹了他一脚拿起书包飞快的下楼下冲去。 
  「寒嘻嘻,你给我站住。」他站在楼上大叫,惹得大家都看他
 
  「寒嘻嘻是我轩辕乐天的女人。」我快晕了。这个神经病。
 
  我飞快的跑离学校这个是非之地。
 
  恢复火凤凰的身份,坐在靠背椅上把脚放在桌子上。「你还真悠哉,外面有 人闹事。」
 
  我闭目养神「让龙去。」
 
  「我也这么说嘛!让龙给他们一人一颗子弹多省事。」麒麟一口一个果冻。 
  我看了下监控器,靠!原来是轩辕乐天。
 
  我郁闷极了走了出去「轩辕先生,看样子你又给我送钱来了。」
 
  「小妖精,我就猜到你躲在这。」轩辕乐天一把抱住我。
 
  「走吧!」我拉着他走了出去。
 
  「为什么跑?」他还在气我和我表白后我跑的事。
 
  「怕死。」瞧!多光明正大的理由。
 
  「我不会让你死。」他一把抱住我,低头咬破了我的嘴唇。他的舌头竟然钻 进我的嘴里不停的纠缠。嘴里的血腥味在我们彼此口中传开。
 
  我快窒息拉我,我推开他呼吸了几口空气「你好讨厌,痛死了,你看都了流 血了。」
 
  「让你张个记性。」他抱起我钻进车里。
 
  「你会开车?」记忆里他没开过,我还以为他不会呢?
 
  「谁说我不会的?我还有更多的东西你不知道。」他扬起天下无敌的笑容。 
  「你还好吧!」车的确到家了,不过因为他的速度太快我直接下来大吐特吐。 他拿出手帕

热播视频

精彩图文